您好,欢迎来到广州私家调查_广州婚外情取证_广州出轨调查_广州调查取证公司!

咨询热线:

130-9737-8133

新闻资讯

新闻动态

广州侦探|拒绝嫁入豪门的女人

来源:未知添加时间:2021-12-26 18:26 点击:
广州侦探|拒绝嫁入豪门的女人
在我男朋友的圈层里,我找不到一个正儿八经创业的人,他和他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就是打牌打游戏泡夜店玩儿。
 
无他,因为真正创业的富家子弟根本不会跟他们一块玩儿。
 
他们家里对他们的最大期待就是,别赌大的,别创业。
 
陈总是里面最居家的男孩,他用钱也是最有度的,这大概率跟他父母给零用钱不那么多也有关系。
 
我之前说过他有些朋友是能在澳门赌到赌场的人押着他回来要钱的。
 
在他的朋友中,我印象最深的一个男孩叫顾明生。
 
因为我2017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就发生了一件事。
 
当时他们在打游戏开黑,一边打一边互相骂,最后不知道怎么吵到了一个点(我在一边玩手机,不会打游戏,也没怎么关注这件事,不知道骂什么了),顾明生忽然就下线了,他不玩了。
 
他的下线把队友差点气疯了。

 
本来5V5的阵容,你他妈现在下线不干了,现在少了个人,四个人打对方五个,不是稳输吗?
 
要知道这帮公子哥儿,包括2017年的陈总,都是娇生惯养的,脾气多坏啊,不弄死这个顾明生的?
 
于是其他人边打游戏边骂他,什么话都骂出来了,反正玩游戏的语音里你能听到世上最脏的脏话。
 
结果顾明生抄起桌上水杯的水就泼了那个离他最近的朋友一脸,水溅开来,连我这个隔得有点远的人都溅到了。
 
我感觉大势不好,本来打游戏私自下线已经是不可饶恕的过程了,结果他妈的他还不能被骂,才骂了几句,他就泼人家一脸水。
 
完了,完了,我觉得这他妈的要打起来了。
 
这帮不学无术的小二代们,业是不会创的,但打架应该是常理。
 
但是出乎我的意料,这帮男孩最大程度上忍让了他,被泼了一脸水,骂骂咧咧后当做什么事都没有,大家还是一起玩了。
 
当时我第一反应是,这男孩之所以被他们如此忍耐,是因为他比他们有钱得多。

 
你们在一块玩儿,尽管大家都有几个小钱,但最有地位的是那个出钱最多的人。
 
因为有钱,所以相当任性。
 
后来回家路上,我作为写作者的好奇,导致我暗暗的拐弯抹角的跟陈总打听顾明生到底是啥来路。
 
当时是2017年,陈总刚跟我在一起没多久,他未必见得全然信任我,而且更关键的是,他不喜欢我对别的男孩表现出兴趣,所以他不愿意说顾明生的事。
 
我为了套他的话,故意激他,说:
 
“我看得出来,他比你们都有钱,所以你们才跟他玩儿,跟着吃香的喝辣的。不然的话,谁会跟这种人做朋友呢?
 
陈总很幼稚的,立刻反驳我说“他也没有很多钱好吧。我们是知道他是什么人,不跟他一样见识。他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一直就是这样,忽然就心情不好了,心情不好了就开始找人发脾气!但大家是朋友,都知道他是那样的,所以算了”。
 
陈总的重点是表述“他就是这种脾气,他们都接受了”,但我的猜测也不算错,顾明生是他们中间零用钱最多的一个男孩。
 
这么说吧,当特斯拉红起来后,他立刻买了一台玩玩,花了个二三十万玩一玩。
 
v开了不到两次,他说这个车的导航功能不行(买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人跟他说过了这个车导航不行,他还是要买),果然便宜的车吹得再厉害,也很low。
 
他自己再不也开了,随便送给朋友开了。
 
他姐姐之前买过一套富人区的别墅,五千多万,全款付清的。
 
这种财富水平是陈总等人根本比不上的。
 
所以我坚持认为,他们跟他玩,忍耐他,除了友谊,还有金钱的魅力。
 
但陈总对我的说法不屑一顾,他说:
 
“他姐姐的别墅跟他有什么关系啊?得了吧,她都不是他的亲姐姐。他们都不说话的。而且他都没印章的,在公司。”
 
陈总的意思是他们家的家族企业,顾明生是无权参与管理的,不说最高股份继承人,就连股份都没有,完全是被驱逐在外面的,他有的就是一点零用钱,就跟员工每个月拿工资一样,只是这工资是他爹发的。如此而已。
 
顾明生的身家加起来可能连陈总都不如,因为陈总家里的财富以后都是他的,没有人抢夺。
 
当然,此刻的用度,陈总他们当然比不上顾明生。
 
但这男孩挥霍,每月到手的零用钱全部花得一分都不剩,他完全不管还有没有“明天”,什么理财,什么炒股票,他都不干,他就是毫无节制的烧钱。
 
他们出去玩,他要住最贵的酒店,为了自己住得舒服,他自己出钱,不让别人掏。
 
我觉得这依然是构成这群男孩友谊的一部分。
 
不管你日后身家如何,反正现在能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,忍受下你的坏脾气也就算了。
 
说起他的坏脾气,那是真坏。
 
后来我又一次跟他们聚会,在他住的别墅里。
 
当时我们正在饭桌上吃饭,真的不为了什么,就是无关紧要的男生之间的一些对话吧“操你妈,我才操你妈”这种调笑话,反正我不觉得有啥必要动怒的,顾明生忽然又动怒了,骂所有人滚。
 
而所有人也都被他骂习惯了,还是如常的坐在席上吃着...
 
我觉得感到尴尬的只有我一个人。
 
我当时正把一只大闸蟹卸成两半,准备去吃那个蟹黄,他忽然勃然大怒,搞得我无所适从。
 
我左右看了下大家都面色如常,我于是也镇定起来了。
 
这就是人的异化啊。
 
后来我跟陈总这样说。
 
我们是怎么就默默的接受了被一个人这么骂滚蛋,但结果还稳稳当当的坐在那吃饭的。
 
我们还没有做人的自尊心的啊?
 
陈总还是见怪不怪的说,别理他,他就这样啊,无缘无故就会发神经的。这种还算好的了,你不知道他之前玩过的一个网红才倒霉。
 
那女网红的确倒霉,都还没咋开始花他的钱,因为时间还太短了。
 
可能就两个人认识了一周不到吧,顾明生带她出去玩,结果开车在路上发神经了,大半夜的,至少得晚上十点十一点了吧,把那女孩一个人扔在高速上。
 
女孩死抓着车门,不肯下车,顾明生非得要把她赶下车。
 
女孩害怕,各种哀求他,最后他应承了,但不许她再说一句话。
 
再说一句话试试看!
 
从高速下来,他们俩的“爱情”就结束了。
 
后来这网红到处见人就说顾明生有神经病,捞点钱就跑得了,可不能玩大的。
 
..广州侦探我跟陈总恋爱的时候,32岁了,而且我没钱,我也不指望在他的朋友圈里能如鱼得水的混,跟他们能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接触。
 
对我来说,我只是跟我男朋友出去吃几顿饭而已。
 
但有天非常奇异,陈总打牌打着打着不打了,他说他头疼,于是我们俩就到客厅去了。
 
陈总就头枕在我腿上,人躺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,让我给他揉头。
 
我就轻轻的给他揉头。
 
揉着揉着,我忽然感觉旁边站了一个人。
 
顾明生。
 
他就站在沙发边上一点呆呆的静默的看我给陈总揉头。
 
那是我第一次这么近看他。
 
这神经病我真有点怕又有点尴尬,是自己占了他便宜,被他骂了,还赶都赶不走,骂都骂不走的那种尴尬。
 
但他站在隔我这么近的地方,我忽然发现那男孩挺高的,个子高,鼻梁也高,皮肤白皙,有一双很大的眼睛,里面有一种迷茫又哀愁的色彩。
 
当时是太阳正降落下去,降落下去。黄昏时候的落日像黄金一样充满了诗意。
 
他的眼睛也是。
 
我没有跟他说什么,继续给陈总揉头,过了一会儿,顾明生静悄悄的走开了。
 
我的睡眠一直不很好,换了位置更加睡不着。
 
早上五点钟就起来了,怕打扰到陈总睡觉,于是我到客厅里去了。
 
结果顾明生就坐在落地窗的吧台上,一个人在喝酒。
 
我想溜回去,省得我哪一句话没说好,激怒了这神经病就不好了。
 
结果他看到了我。
 
他说,你起这么早?喝酒吗?
 
2017年的我的胃还不那么糟糕,我嗜酒如命。我北京的女朋友邀请我去北京,喊的就是“何日君,你来,老娘请你喝酒喝个够”!
 
作为一个女人,我对顾明生不感兴趣,我已经32岁了,我可不想被人凌晨丢在高速公路上。
 
年纪大了的女人可经不起这种激情的蹂躏。
 
但作为一个写作者,我对他感兴趣。
 
写作者就是爱神经病。
 
神经病本身就已经是一出充满了起承转合的戏剧故事。
 
广州侦探,我把心一横,坐过去了。
 
他给我到了一杯酒,加了冰块,摇了摇,递给我。
 
我接过去的时候,他说了一句话,我他妈吓得酒杯都差点砸碎。
 
顾明生忽然用一种极其小孩子的怯怯的口吻轻声说,何姐姐,你也给我揉揉头吧。
 
他指指他的太阳穴。
 
我帮陈总揉头就是揉的那儿。
 
我???
 
我真以为我出现了幻觉。
 
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可能是对我的反应迟钝不满,又显示出了那种平常极不耐烦的样子,很粗暴的说,不要你揉头!
 
他又说,你长得丑。你的眼镜那么厚,还是黑框的,丑得像老姑婆一样。只有陈XX会看得上你这种丑女。丑女无敌!
 
我松了一口气。
 
妈惹,终于回到了顾明生熟悉的配方。
 
他正常了。
 
一个正常的神经病,挺好的。
 
我当时没有动气。
 
应伯爵不会生西门庆的气。
 
毕竟我男朋友有时候吃你的喝你的玩你的,被你骂一骂也算了。
 
我们都习惯了。
 
但我总要跟他说点什么,不然两个人坐在这里多尴尬,于是我说:
 
“人们都说貌美则心慈,美丽的人一般说出来的话也很好听。你这么帅,不应该这么说话。”
 
我说他帅,其实我是客气,我们文人都是鬼话连篇的,靠三寸不烂之舌混生活的。
 
结果在那一瞬间,我看到他脸上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神色一闪而过,好像是尴尬?又好像是不习惯?不,准确说是一种乖僻的腼腆。
 
正是这种乖僻的腼腆让我意识到这个神经病还是个小男孩,他比陈总还小半岁,当时还只有24岁的样子吧。
 
因为腼腆,他转话题了。
 
他说,你是研究戏曲的?
 
我说,严格来说,是看戏,不是研究。
 
他沉默了下说,我看过《牡丹亭》的。
 
我???
 
我的老天,人也太奇异了,这种人还看昆曲《牡丹亭》?
 
我还清楚记得他有次开车大骂前面的女司机都是傻逼,蠢东西,应该把这个女的绞死!
 
...
 
我说,你觉得好看吗?
 
他摇摇头。
 
我说,你看的肯定是白先勇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吧。我觉得演员我不是很喜欢。
 
他说,那你喜欢谁?
 
我说,唱的最好的是张继青,演的最好最美丽的是华文漪。
 
他说,哦,让华文漪脱光衣服给我唱昆曲,一晚上要花多少钱?
 
我...
 
我说,华文漪已经70多岁了!
 
他说,晕,老东西还提什么呀?
 
...
 
后来随便胡乱聊了几句,他起身走了,回他的房间了。
 
后来我跟着陈总去玩的时候,顾明生对我稍微客气了一点点,不像以前招呼都不打。
 
有时候心情比较好的时候,他还喊我一声“何姐姐”。
 
我猜大概是我夸了他貌美,他很高兴。
 
可能我夸的姿态让他觉得我不是为了他的钱,没有那种谄媚,他就当真了。
 
其实我也谄媚,我只是为了我男朋友谄媚而已...
 
2018年有一个夏天的晚上,顾明生非要跟我喝酒打赌,我那时候跟他也熟悉了一些,我说,别,我没钱跟你赌。
 
他说,不赌钱。
 
我说,那赌什么。
 
他说,我把我新买的兰博基尼借给你男朋友开两个月,你把你微信朋友圈,就此刻,发朋友圈第一个发自己照片的姑娘介绍给我。刷到谁就是谁,你把她微信推给我。
 
我说,别,我微信上没有你想的那么多美女。
 
他说,没事儿,只要你推给我就行。加不加是我的事,通不通过是她的事儿。
 
广州侦探这时候我的恋爱脑又跑出来了。

   电话:130-9737-8133

  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越华路珠江国际大厦

Copyright © 2002-2020公司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广州侦探